老猫——别说了我是非酋

这里老猫。
一个假的写手。天天沉迷打游戏。
坑一堆,主坑全职,崩崩崩,宝石。
(其他就不列出来了,随时可以发掘)
杂食。但一般只写几对cp。
空有脑洞不想写。想交党费力不足。
持续更新。随缘填坑。
更新时间不定。会突然诈尸。
但如果你找我打游戏我会十分欢迎(我出了肝和手一无是处)
【更个屁的文。打游戏才是王道】

悔不当初

当初还是太年轻。日更每天还随手添几笔日常。虽说甚至有人吐槽“比正文还好看”,但现在看来满满的黑历史啊(....)

【而且我觉得严重影响阅读体验啊(尤其是后来看文一篇一篇翻的)】

讲真。前面的日常扯淡想全删了。

但100+的篇数工作量真的好他妈大(....)

然后我中途四十几篇的时候序号还标错了。懂吧/

【我他妈真想全删重来啊】

等我暑假吧。我重新改一遍吧。

【重制版准备5%】

【放心就算重置了也没人看的/】


【双花】你好,同桌(114)

【那一天老猫终于想起了自己曾经挖的天坑】

没爬墙。只是八百年没更了。

不会写文了。已经开始瞎写了/

————————————————————————————

667.

当然最后体委还是把张佳乐从黑名单中捞出来了的。

毕竟谁没被坑过这么几次呢,眼睛一睁一闭就这么过去了,毕竟同学间还是要相处的嘛,和自己的副班打好关系还是件很重要的事。

毕竟前面坐着几个学霸的作用实在是太他妈大了。

当然其中也包括传说中的江湖救急。

就比如说,

在某个星期五最后一节自习课上,体委在夕阳的照耀下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感叹又到了休息的时候,日子过得真快,又可以享受一个看上去十分愉快的周末了。

——如此轻松的样子一看就是刚睡醒。

转头去交作业正巧看到这一幕的一脸疲惫的纪委如是吐槽着。

——可是他为什么会悠闲到还能舒舒服服地睡了个觉?

纪委并不想深究这个问题,毕竟二十分钟后就放学了,这仅剩的二十分钟他决定干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说继续跟上眼镜君的做题速度并且抄他的填空选择写作业

当他拿出几张英语卷子后,他清晰地听到了后方一声绝望,惊恐,又无助的咆哮——

“什么,前两个的练习是数学课做?!”

“放学前要交?交完再走??!”

“这,这这这........二十分钟补得完吗?”

夕阳还是那个夕阳,依旧照着体委。

照着那个绝望,惊恐,又无助的体委。

668.

“啊好了不要大惊小怪了,你看旁边的人都被你吓到了,以为又有新的课做了,影响多不好啊。”张佳乐不紧不慢地在拆着一个中午刚买的三明治,“而且如果你的惨叫把路过的什么老师给吸引过来了可就不好了。”

你这个光明正大地吃三明治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体委默默吐槽,当然没有说出来。

“二十分钟自己做是没什么可能的,如果你抄的快的话,也许可以。”张佳乐嚼着那个三明治,认真地给体委分析他目前面对着的困境。

“当然我知道你是不可能自己做的。”

副班你还真是了解我啊。体委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哭。

“其实这两个练习主要还是填空为主,抄一下很快的,后面几个大题你可以稍微简写一下就好.....总之你还是先抄吧!”

张佳乐叼着那块三明治,反手就把自己的那份练习丢给了体委。

救人于危难之中是美德!

张佳乐曾这么义正言辞地说过。

当然,作为被施救者的体委此刻除了一边感动流泪一边接过练习什么都不能做。

即便他对张佳乐的字依旧心有余悸。

他深呼吸地打开张佳乐的练习本,那熟悉的挤在一起排列整齐字迹潦草的小字体险些让体委再次哭出来。

他抬头,看到的是一脸真诚地望着他的张佳乐,看,看到张佳乐的作业本已经摊开就把头转了回去的孙哲平,看上去就很幸灾乐祸的纪委,以及专心写作业看都没看他的眼镜君。

——硬着头皮上呗。

体委抹了抹眼泪,决定能看懂多少看多少。

反正课做而已,错多少都不要紧。

他这么安慰自己。

668.5

体委没有看到张佳乐欲言又止的表情和眼中闪过的一丝复杂的神情。

救人于危难之中是美德,

至于怎么救,救了活不活,救了之后怎么办,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这才是张佳乐的原话。

后来不知为何只剩下了前半部分。

669.

一般无脑抄作业遇到这种潦草的字一般只有两种下场,

一种是觉得自己都看懂了,全部按自己的理解抄上去了,结果全是错的。

还有一种是自己压根就没看懂,实在看不懂的全靠自己半猜半懵写上去。

这样就很容易发生写出来的答案牛头不对马嘴,甚至要你写序号的题写个数字上去都不足为奇。

当然,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法是带着脑子抄题,

比如说你先把题目看一遍,然后再看眼答案,即便写得再潦草也应该心中有数了——再不济至少能把题目要求写的是序号还是数字给看清楚了。

可惜,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体委带着脑子抄题。就算带了也没什么大的作用就是了

“你觉得体委这样抄他会错多少?”纪委闲的没事向一旁的眼镜君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眼镜君出乎意料地认真地翻看了一遍那两个练习,毕竟对他来说做完这两个练习已经是上个月前的久远的事了。

“一半至少。大题过程肯定错。”眼镜君翻看了五秒练习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为什么?”纪委对眼镜君如此果断地下定论产生了好奇心。

“这两个是必修四的练习,你刚又不是没做那个大题,何况他上课没听。”眼镜君平静地答道。

纪委沉思了一会后恍然大悟地抬起了头,怜愐地望着正在奋笔疾书的体委。

有些人看似身上披着金光,实际上未来一片惨淡。

670.

至于后来那位数学老师突然心血来潮翻看了大家的课做,以外发现了一堆乍一看没问题但实际完全看不懂的可以称之为乱码的东西。

——我有教这些东西吗?

我明明只教到三角函数和对指函数啊,他写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这孩子是抄的吧,但他抄的究竟是谁的作业,能抄成这个样子?

数学老师面对着练习对自己的教学进行了自我质疑并且试图重新翻看一边自己的书。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IG牛逼!!!

IG牛逼!!!

七年了。终于拿到冠军了。

没屁放了。先去写作业。写完就去肝文。


【立flag了】

IG赢了我这周就更文。

不吹【其实一半是因为进博会调休

最后,

IG牛逼!

IG加油!

冲鸭!!!


【我不负众望地——】

输了。
【刺激吗各位】
俗话说运气是实力的一部分,所以我凭着运气躺进了半决赛。
然而先前并不经常打这种正规比赛的我上场遇到的都是什么魔鬼对手(....)
是我太菜了。
下次还有什么锦标赛再回来立flag吧。
回去养伤了【老夫的左脚啊

【我是哪里来的海豹】

我本以为今天是我要死命爆肝冲进半决赛的一天,
结果。
我发现了。我是个真的海豹。我的欧气总会在奇怪的地方体现。
我对手不是没来就是弃权。
我。菜鸡老猫躺进半决赛。
也就是说接下来两场我只要赢一场我就有名次了。
【那什么。我把之前发的那篇删了还来得及吗(....)】

【可是国庆又和我这三党有什么关系呢x】

八百年了。我依旧没有更新。
大概会在假期结束前更个连载吧。
依稀记得去年国庆我开了个小番外,结果现在坑都没填上【告诉你们什么叫做一咕咕一年
点文估计是要等到放假了。嗯。
主要是后两天要比赛。不然我这两天就能悠闲地打开电脑瞎几把写东西了【但我现在只能死命肝作业
这两天没动电脑合集都没法整理【本来还想试试这新科技的来着
随后四处看了看我还是觉得在这里立flag的效果特别好,那我就再立一个吧。
如果我市运会散打打进前三,我就再开一个点文,寒假结束前全部清完
好了这才是我的最终目的【谁还没有个打比赛想拿第一的梦想呢
溜了写作业去了。争取这两天肝篇文出来【毕竟天坑还是要填的

可是中秋又和我这三党有什么关系呢

放一天假本来想搓搓手准备写文的。
日常有梗了樱莲也写了记梗甚至琪芽的大纲也准备好了。
但这有什么用呢。我可是作业都还没写完的人。
告辞。
我希望国庆我能抽出时间来更文【毕竟我还要去打比赛
摸了。

记梗

#占tag致歉#

樱莲AU,医护人员设定。
普外科主任医师卡莲x普外科护士长八重樱
这两个完全私心。
因为主要以卡莲视角写,而我只会写点写普外科的日常工作。至少保证内容严谨没有bug。取材于现实。比较方便。
如果出现了看不懂的学术语言我大概会末尾备注。如果我没有备注的话可以上百度x
你们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写点详细的手术场景哟
樱的话也是私心护士长。但是服装与崩崩崩游戏那套衣服没有任何关联
谁敢在我的护士樱面前提那套衣服我拉黑谁。反正我是被那套衣服恶心到了,所以我要写一个帅气的白色护士服樱。

大致剧情就是在天命附属圣芙蕾雅医院的普外科主任医师卡莲·卡斯兰娜,在某天打算偷个小懒歇一会时,瞥见的从走道上经过的新来的护士长八重樱,然后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后开启了她的漫漫 追妻路 的狗血沙雕故事。

确认出场人物:
符华,医院为数不多的中医。和卡莲是老朋友,经常和卡莲在一块扯淡,负责推动剧情发展。
埃莉诺(想了想我觉得加上她很有必要,毕竟这个位置不是谁都方便写的),普外科副主任。负责一遍遍提醒卡莲她是个主任的事实。 觉得日子过得很艰难。
可能会写崩

预计后续出场:
琪亚娜。实习生。白毛这种东西丢给卡莲的科室就好(身为主任身边怎么能少了几个实习生呢)
芽衣。实习生。牙医。不解释了(在有几率出现的番外会担任重要角色)
布洛妮娅。还没想好该写哪个科室。我有点想写脑外科(?)
姬子。同样还没想好该写哪个科室。可以帮我想想(我想写姬符来着)
德丽莎。神出鬼没的院长。就算出现了存在感估计也是很低的(...)

我十分渴望写但我不知道怎么写设定并且不知道如何添加至主线的
岳父岳母。
逆熵众人。
完全想不出设定了。
想设定好累啊。 无脑爽文多好
总之预计情况就是,

主cp樱莲,含琪芽,姬符
(如果逆熵众人设定写的出来会考虑电流组和师生组)

既然设定都摆出来了那我什么时候写呢——
首先我是三党。我需要先写作业。
然后我还欠着两篇点文(...)
还完债我大概也许就会写了。嗯。
大概到8102年吧

【樱莲:婚后旅行】Day4

因为自身原因把这棒拖了这么久的第四棒。我有罪。我该死。我现在就去表演原地自杀【负罪感max
第五棒 @櫻月之歌

拖了这么久就写出来这么点东西还这么沙雕我真的是(.....)
罪过。我死。

————————————————————————

“樱。”
卡莲稍稍侧了侧脑袋,使她更方便看清八重樱的侧脸——虽然此前她已经盯着她冰蓝色的眼眸痴迷地看了好一会了,但显然,对于卡莲来说这是不够的,如果条件允许,她甚至可以就这么看着她的恋人的脸看上个一天。
但不久前她就注意到了她的恋人那从顺着脸颊留下的汗水和已经有些粗重的呼吸声,这使卡莲意识到对方已经背了自己很久,而自己也算不上轻的事实。
即使现在她有点享受趴在自家恋人背上的感觉,但她并不想让对方因为自己而如此劳累。
“回去还要走好 久,樱不如先休息一会吧?”
“没事的,我不累。”
八重樱稍稍转过头,朝着卡莲露出了一个微笑,表示自己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疲劳。
“樱,你还是休息一会吧。天也快亮了,一会我们说不能就能坐车回去了,而且我现在自己能走了......樱,放我下来吧。”
“卡莲就这么想下来自己走?是我背得不舒服吗?”八重樱停了下来,歪着头向卡莲眨了眨眼,一副十分失落的表情。
“不,不是的.......”虽然卡莲明知对方的行为完全是故意的,她却屡屡栽在这招上。
但她这次决定做些什么。

“樱,前面有辆出租车!”卡莲堪堪避开八重樱的视线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炙热地望向前方的路,
趁着八重樱转头分心的一刹,卡莲脚一缩,手轻轻地在八重樱的肩头一撑,灵巧地从对方背上挣脱了下来。
随后完美落地——
她是这么预估的。
前提是如果她的脚没有扭伤的话。

最终的结果是卡莲落地后顺势一蹲,站起来时却忘了自己的脚还扭伤了的事实,一个重心不稳就朝着一旁倒去——
她整个人都倒在了八重樱身上。
“卡莲你小心.......”八重樱迅速扶起了卡莲,环顾四周,最终决定把她扶到不远处的长椅上。
刚刚还说自己能走的。现在却站都站不稳。
八重樱无奈地叹了口气,决定问一些其它比较重要的问题,
比如说——

“卡莲,出租车呢?”待坐在长椅上的恋人似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后,她便坐在了她的身边,面带微笑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而后者意料之中地整个人僵硬了一下。
“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哦。”巫女的笑容分明和平时无异,但卡莲此刻却完全不敢正视她。
“啊,我的确是看到了出租车哦,樱。不信你看.......”
面对微笑着逐渐向自己逼近,脸上带有一丝愠色的自家恋人,卡莲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用手指了指对方的身后,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看过了,没有出租车哦,卡莲。”
八重樱这次没有上卡莲的当,头上的耳朵抖了抖,依旧那样笑眯眯地靠近卡莲。
“那大概,大概是我看错了吧。哈哈。”随着自家恋人的靠近,卡莲已经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温热气体了,她把脸转向别处去,试图再狡辩一下,但来不及收回的手却已被八重樱抓住,整个人就这么被拉了过去。
“撒谎是要有惩罚的哦,卡莲。”

不行。太近了。
卡莲慌乱地闭上了眼——她觉得自己的脸又烧起来了,不用睁眼看她就知道现在对方一定是在饶有兴致地看自己的反应。
她开始后悔了。
自己本就不擅长撒谎,也许刚刚尝试着认错更好一些。
自己究竟哪来的勇气试图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去欺骗自己的恋人呢?
卡莲在心中绝望地叹息着,她并不知道自家恋人下一步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不,她不希望她做出什么举动。一点都不希望。
卡莲觉得自己也许还可以再挣扎一下,
她觉得就自己那纯种的欧洲血统不会就这么亏待她——说不定就真的梦想成真了呢?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她似乎听到了些细微的汽车从路上碾过与发动机发出的声音,
她愣了愣,睁开了眼睛,小心地朝八重樱身后望去,
“樱!是出租车!不.......这次真的没骗你。你看......!”
天边吐露出了些许微光,但还不到那真正日出的时候,而那片在交界处若有若无的光亮却暗示着黎明的到来。
一辆出租车就衬着这幅光景向着她们驶来。
恍然间,卡莲想起了琪亚娜,又想起了符华,以及前段日子向自己探讨“欧洲人”与“非洲人”的含义的八重樱。
她似乎对“欧”这个词有了一个更加真切的理解。

又是新的一天。

而绯玉丸已经饿死在了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