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不清零何以有效办公

老猫。是个废物。
咕手。半oc厨。互动文很少放lof。主产还是同人。
连载是坑。别看。短篇是屑。也别看。

拍个月亮醒醒酒。
干活去了。

害。文写到一半呢,开学了。

我咕。我真他妈咕。我不配。我真不配。

一段时间估计不会更双花的长篇连载了。我为数不多的粉好像大多是因为这个系列关注我的(......)我良心不安但还是这么决定了。

还是需要时间吧。。。没有大纲什么的瞎写真的。不行了。

以后大概主要就小破舟了【但你上次的塞赫现在都没写完

唉。没屁放了。走了。


【能拉】失责与荒谬

写给鱼老师的能拉@zir今天迟到了嘛

没想到塞赫没写完这篇反而一个晚上出来了(.....)

题目瞎写。十分短。ooc警告。

写的太渣了不想发但鱼老师让我发我就发.jpg

我是宠爱员工的老板.jpg


————————————————————————


“堂堂能天使居然连自己的搭档都保护不了!”

白色的鲁珀向剩余的零散敌人突击,以一连串密集的枪声作为背景,一刀砍下了最后一名敌人的首级。

她满身血污,也许大部分不属于自己,但她确信身上还有不知道哪个伤口在冒血。她将剑插于地面,倚靠在其上使自己的腿舒服些,同时不忘戏谑的望向一边的高台。

高台上的狙击干员同意有些狼狈。灰头土脸,手上还有被飞溅的石子擦破的伤痕。但她并不在意,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几步跳下了高台。


这个地方本来有三个人阻截,而不久之前那只作为先锋的灰色鲁珀在围攻之下受了伤,在动作不那么灵活后她决定立即突围,只是在没有足够的掩护与支援下,这次突围是显得如此乏力而艰难。

“德克萨斯!左边!”

萨科塔的喊声令她瞳孔一缩,后撤半步,抬起左手下意识用剑格挡,但还是晚了一步,剑堪堪震开了屠夫的斧头,但依旧擦过她的左臂,

她闷哼一声,在屠夫进行第二次攻击前,右手持剑,穿透对方的厚甲,正中对方的心脏。

白狼没说话,挥刀弹飞周围围着的杂兵,反手挥出一道剑气解决德克萨斯身后的小卒,瞥了瞥因枪管过热不得不暂时停火的萨科塔,对方正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

“没事,我还可以战斗。”她捂着自己的左手,用她那一如既往的冷静,沉着的声音答复着通讯中询问状况的医疗干员们,通讯的另一端一时没能答上话,但在一阵嘈杂后一个暴躁声音响了起来。

“撤退进行治疗,现在!”对方的声音显得相当不耐烦,“我现在就来带你回去。”

灰色的鲁珀甩了甩尾巴,叹了口气,她深知这位阿达克利斯人的行事风格,只要她还有行动能力,不过几分钟她就会被用几近拖的方式带走,而如果她倒地不起那就会被丢到担架上拖走。她慢慢撤到前线后,白色的鲁珀顶替了她的位置。她的任务提前结束了,但她的刀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身上就泛起了淡淡的绿光。

“怎么搞成这幅样子。”嘉维尔瞪了一眼正瞥向自己的两人,顺手也给她们刷了一个活力再生,拎起方才艰难拆开pocky包装的鲁珀就走,“你们两个,清理完剩下的人也早点回来!你们也需要治疗。”

“是——”白狼扭头,甩了甩尾巴,拖着长音答复还没走远的阿达克利斯人,下一秒就砍倒了面前的整合运动士兵,溅了自己一身血。


“我觉得你现在就需要治疗。”能天使瞥了她一眼,“谁离她最近?腿受了伤来不及赶去支援的人是你吧。”

“我?我可没你们那种闲情逸致,整天想着去救别人,活着才是我的首要目的。”拉普兰德眯了眯眼“受点小伤和就此丧命可以可是两码事,把自己的命搭进去那可就损失大了。”

“嗯嗯,你半小时前可不是这么说的——”能天使调侃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迅速举起了手上的铳对准了正对自己那人的脑袋,后者也同时迅速握紧了自己的刀,但显然还是子弹比较快些。在白狼挥刀前,萨科塔人的子弹已经出了膛——她一枪打爆了白狼身后某个倒霉士兵的脑壳,血又溅了她一身。

“看来叙拉古的杀手也有打瞌睡的时候。”能天使笑着,但枪口还是朝着她。

“你觉得我是杀手?嗯,也不错。我可以成为任何人,也能做任何工作,在任何时间都能干掉我想干掉的人——只要我想。”

白色的鲁珀扫了扫尾巴,拖着刀走向面前的萨科塔,对方的枪口依旧对着自己。她一直走,直到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枪眼。

“那么你会开枪吗?”她盯着面前的萨科塔人那双似乎透着金光的眼睛,对方冷哼一声,用枪抵着把她推开了些,又无辜地耸了耸肩。白狼后退两步,目光却始终没有移动。

“很好,很好........”她喃喃道,冲着面前那人笑了笑,丢下自己手上的刀,拉开那只用枪抵着她的手,尖牙覆上她的唇。

唇齿相交,但白狼粗暴的行为更像是在撕咬,血腥味很快就在两人的口腔中弥漫开。

于是她很快就被推开。

“拉普兰德。”能天使抹了抹刚被咬破的地方,一字一顿地念出这四个字,“你真是个疯子。”

“很庆幸你能这么快认识到这一点。”这次轮到她无辜地耸肩了,“还有时间,要不要再来一次?这次可以正式一点。”

“哦,主啊,我居然又得和这个疯子接吻。”能天使翻了个白眼,将自己的枪轻轻甩开,揪住了白狼的领子。

“不过我可没说拒绝。”


莱 茵 生 命 天 下 第 一

我要写塞雷娅战损。我不行了。塞赫太好了就算我还有两周不到就要考试了我也要写文。

但塞赫真的难写。

现役两人相处太微妙了。我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两个人面对面交流。

好。已经准备好卡文了。

【猜猜这次是卡一个星期还是一个月还是一年呢】


怎么说。难得发烧正好赶上方舟开活动,喜滋滋上线准备开肝打了个演习就被炸了服务器。

看眼公告——哦,维护到三点。

心情起起落落落落落。

好。鹰角逼我的。

我好好养病总行了吧。

【艹】


艹我两月份是不是立了过年没更满两篇一年出货歪的flag。

你妈的。怪不得。

双花文我要理,假期开始弄,弄好之后更,

樱莲婚礼还在写【你

.....随手摸几个短篇吧。能不能写完会不会发再说【你

明日方舟真好玩.jpg


硝烟

我 对 象 写 文 了

时隔多年我终于又看到我对象的文了呃呃呃呃呃呃呃

艹。我好了。

【我是不是也应该发点文意思意思了(?)】


瑾冉kidoe:

大噶好,我系程楠。咳,是一个守护灵。


本来我死了以后应该遵从流程去转世,但我不甘心啊。我追的番还没看完,零食还没吃完,喜欢的人还没表白呢你就叫我去转世?


不可能。


刚开始还有几个人来劝我,不过无论说啥我都一句“不”全给堵回去了。后来可能地府工作人员劝我这个钉子户劝累了。说我这么呆下去也不行,影响他们工作业绩。问我乐不乐意去蹭个守护灵当当。守护灵能回人间这个条件有点诱人,我动摇了。


见我点头同意他立刻松了口气,一脚把我踹回了人间。


嘶,屁股还有点疼。


虽然据他说是这是最快回人间的方法,但我本人觉得这是在恶意报复我。他那一脚可用力了。


总之,以上大概就是我站在这间办公室里的原因了。


目前还没有人来,桌子上一摊文件放的乱七八糟,签了名的没签名的混在了一块儿。电脑上文档报告改到一半,删除键磨损的有点严重。


我们亲爱的队长在干什么?程楠咂舌 办公室之前好像没这么乱?


正当程楠在熟悉的办公室里摩挲着下巴认真考虑要不要做一下整理工作的时候。一脸疲惫的肖琛走了进来,把自己扔进转椅后就再也没开过口。


从前没弄过的文件,队里人员的调整,训练的内容......一桩桩一件件压的她都要喘不过气来。


好累。


从前还有副队帮她减轻负担,现在,现在.......肖琛闭上眼揉着太阳穴。


出事那天早上副队兴奋地跟她讨论放假安排时的明媚笑容她现在还记得。只不过半天时间活蹦乱跳的副队就倒在了血泊里——还是为了救自己。


面前这位从进来就一句话不讲,程楠斟酌了半天如何不吓到肖琛才小心翼翼开口。


“那个,leader?”


“谁?”肖琛猛的睁眼,这间办公室一般不会有人来。有权限进的左不过正副队——现在副队的位置还空着呢。


“我是程楠。现在是你的守护灵这样。”


“???谁??啊???守护....什么???”


“哎呀具体我也不清楚了。总之对你没坏处就是了。”


“.......????”


唯物主义者肖琛二十几年来的认知收到了冲击。她觉得不行,她需要冷静一下并思考为什么这个号称守护灵的东西顶着她副队的名字并且还跟她副队长得一模一样。


“不所以?你是我的....守护灵?能干嘛?”


“挡点物理攻击什么的吧,大概就除了只能你看到我我只能碰到你以及少量你碰过的东西以外也没什么区别了。”程楠耸耸肩,这是她对这个职业仅存的印象了,“所以狙击掩护什么的我都做不了咯,只能搞搞文职了。”


“嘛....其实本来也没打算让你再上....”肖琛手指轻点桌面,似是自言自语一般。


天不怕地不怕的肖琛难得一见的怕了。


所幸兵荒马乱的日子过了几天就又恢复了原状。队员们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队长很快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不过也没有人敢去问。最多归结一句“老大不愧是老大”罢了。


而肖琛也只是多了一个美其名曰“我进不去我房间所以我要跟你住的”的室友罢了。


骗鬼喔。


嘛。其实也不是不想让她住进来。肖琛想


只是,


她瞄了眼不速之客,这位幽灵小姐正美滋滋地看着电视。脸上的笑甜的肖琛当场捂胸口


只是跟暗恋对象一起住太刺激了好几次都被可爱到当场去世而已。而已。肖琛想


果然喜欢这个东西对象怎么变也变不了的。


当然喜欢归喜欢,刺激归刺激。日子该过也还是得过,任务该做还得做。唯一的区别只不过是狙击手到了身边。


“...我想我锁了门?”肖琛饶有兴致地看着身旁折袖子的程楠。


“当然你锁了。不过好歹我还是有点作为守护灵的尊严的。”


本应被锁在门里的程楠垂眸拍了拍衣服,终于抬头分了点目光给肖琛。


“你这样让我觉得有点危险啊。”


“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肖琛沉默地盯了一会这位非常规选手,终于还是松了口,


“别离我太远。”


“遵命。”程楠调笑着抬手敬了个不那么正经的礼。


她一向这样,表面的循规蹈矩一戳即破,隐约可见底下随意摆放的不那么正经的懒散。


——表现出来就像什么都在意又什么都不在意。


体念到肖琛刚养好伤,上面派下来的任务也不是很难,再配上正副队的默契就绰绰有余了。


“西154方向,有个狙击手。”程楠随意游走在肖琛附近,补充着肖琛没注意到的小细节——大部分还是狙击手的,毕竟那是她的老本行嘛。


唯剩的几个敌人不算太多,肖琛摁住耳麦交代了几句便让手下去了。新人需要一点历练的机会。


肖琛一本正经的想。


部队执行效率很高。没过多久一片狼藉的地方只剩下了肖琛跟程楠两个人。


或许是硝烟还未散去的战场太像那天的场景,又或许是旁边有些透明的挺拔身姿像是临近消散一般。


肖琛心跳突然加快,有些颤抖地一把扣住了身边人的手腕,


还好。还在。


程楠低头看了看旁边人用力到骨节突出的手,她是不知这位抽的哪门子疯,反正她的手挺疼的。


“咳。队长?”


“哦哦。抱歉。只是突然想起点事。”肖琛收回手,轻轻擦过程楠的皮肤。


“比如说我好像还没告诉过你我喜欢你。”


“这件事我知道。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回来?追剧吗?”


“因为我爱你。”


周遭尸骨遍地,鼻息间还依稀能嗅到血腥味。交战的声音从远方隐约传来,寂寥空旷的大地上唯余的二人眼里好像小到只能恰好装下一个对方


她们在硝烟中接吻。

猫冉30题

混更。我和我对象 @瑾冉kidoe

真·自娱自乐。

这个paro我真喜。大哥的设定。喊大哥牛逼就对了(把本人叫出来喂个一嘴狗粮@梨姬–职业鸽皇 )

瞎鸡儿写就完事了/

(证明我最近真的有写东西但试图开的坑太多平时没电脑没且三党日常掉san于是进度迟缓x)




1.一整天都困得神志不清的leader和藏起桌上所有含咖啡因食品的副队

2.“体能跟不上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加训?”

3.咖啡机旁崭新的一盒方糖

4.总会差些零头的队内资金

5.队内每人必备的帅气墨镜背后却是不可说的心酸

6.对游乐园内射击游戏中的奖品起了兴趣,最后在店主惊恐的目光中抱着各类毛绒玩具满载而归

7.冰箱中准时出现的蛋糕

8.无论在哪个角落睡着都能准时出现在身上的外套

9.上了锁的箱子里满是曾经贴在墙上的圈划过的地图与照片

10.快速消耗的布洛芬

11.狙击队的冲锋者

12.视野中不会消失的人与牢记的射程范围

13.周期性赶去总部当众讨薪

14.走在副队旁永远觉得自己被凝视着

15.晚上被踹出房间的人清早又出现在床边

16.满是零散的烟的抽屉

17.繁琐的报告和文件第二天被全部完成

18.指派的单人任务在清扫现场时总能发现两类不同的子弹

19.将花圃沾血的玫瑰摘下代替总部赠予的勋章

20.额角的擦伤与后背的疤痕

21.浓厚的血腥味也无法完全覆盖的药草味

22.敏锐的五感在黑夜中被无限放大

23.柜子中总是备着机械键盘

24.休假第一天被枕头打到房间角落

25.猫与大型猫科动物

26.凑到耳边说的话往往未说完就被暴揍

27.口袋里常备的糖

28.被系上的衬衫第一颗扣子

29.蜷缩在角落等待救援时对着对讲机满口胡言

30.“凯旋而归”


新年快乐/

好久不更文了。过年更个至少两篇吧。?

【自家孩的互动就不丢了反正lof上没人看】

我要是更不满两篇我一整年出货都歪。

嗯/


我宣布Neko和Paff🔒了!!【大喊
四舍五入同居x
Neko硬核养猫【什么x
我现在刷剧情的动力就是继续看这两人互动。
我上天了。谁产这对粮谁就是我祖宗【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