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别说了我是非酋

老猫。
不会写文。还天天打游戏。
主坑全职,崩崩崩,宝石。
其他白嫖的就不列出来了【你/
杂食。个别雷。
空有脑洞不想写。想交党费力不足。
持续更新。随缘填坑。
更新时间不定。会突然诈尸。
但如果你找我打游戏我会十分欢迎(但显然我是个菜鸡)
【更个屁的文。打游戏才是王道】

不得不说米忽悠这次的刀子的确算是有点水准的。


同样是对两人情感的刻画描写,最后也同样是“死别”的结局,不同于对爱迪生和特斯拉在最后的时刻以对话的形式表现两人,以特斯拉对爱迪生这种时候还想着让公司归还自己专利费的行为表示不满并且吼出“我要让你亲手给我”,而爱迪生的回答则是“如果我下周没有迟到的话”这种场景作为收尾,令人感叹“这大概就是带糖的刀”。

两人都是心知肚明的,但她们都巧妙的避开了那个话题,使本该严肃的场景变得不那么沉重,但这反而使人心里更难受。

离别之际甚至还有心思开玩笑话,如同对方只是出了个差的感觉。这样强烈的对比才使得这份无法言喻的悲伤更加压抑。

就像特斯拉从来没有完全相信爱迪生已经死了的事实一样。


对程立雪和符华则是用了大篇幅的单人心理描写——想来两人本就没多少对话的机会。

它侧重于吐露两人的日常相处,一点点一滴滴,看似可谓是温馨的场景,几句话就能把它变成刀片。

“我很想,看见这个人的笑容。”

“师父温柔地笑着,眼神却是那么悲伤。”

“师父为何要离开我呢?”

未说出口的话,成了心魔

两人差的还是太多了。

一个不问,一个不说,终究还是有所隔阂。

<b>心意不通</b>

程立雪也在思考,也还在成长。她足够优秀。如果再多给她一点时间,她也许会问出口那句藏在心里不知道多久的话,运气好一些,她甚至有机会成为S级女武神。

如果再多给她一些时间.......

<b>可惜谁也没有给她这个机会。</b>

至死都没有。

符华呢?她大概也是想对程立雪再多说些什么的吧。


<b>“师父会保护你的。”</b>

.........


哪有什么大场面。

不过是自己心里堵得慌罢了。


新年快乐?

我也是通宵肝了一年的文的人呢/

没赶在19年前更文大概也算是一件遗憾事?【但我真的有在努力肝文啊

【不如我丢几篇原创的文上来凑数好了x】


米忽悠刀子厂石锤。
第一遍看下来想说符上仙真好看。
程立雪也好看。神州血统在崩崩崩里加成是真的大。
塞西莉亚不用说了。虽然封面画崩但几个分镜还是可以舔(?)的。
可惜我们都知道那场战争的结局。
符上仙既是程立雪的师傅,又是看着她长大的,
看着她从最初的小小一只,逐渐变成能独当一面的女武神,加入雪狼小队,成为指挥官.......
却也只能看着她离去。
当你知道了一个悲剧的结局再回过头去看那些过去,那些越是温馨美好的场景越是使人心中发堵。
整个第二次崩坏系列的漫画都是。
它只是进一步加重了那场战争的悲剧色彩罢了
就像符上仙的那句“师傅会保护你的”终究是落了空。







啊,这是,在动的犹大啊!!!【震声
【可算是截到犹大笑的图了】
她真好看。
笑起来好看,皱眉也好看。
卡斯兰娜家怎么搞的。怎么连自己用的武器都这么好看(x)
我 永 远 喜 欢 犹 大【和她的主子卡莲/

这也太他妈非了吧?

这闹得到底是哪一茬。?

——这日子过不下去。

【被惨淡的现实压垮】


Flag

我老猫又来立flag了【发现在lof立flag效果特别好立啥啥中

服装补给六发里面出补给卡和圣痕共鸣周末肝掉樱莲

婚礼3000+【写不满就直接肝完再说

八发还是没有这两个东西我这个周末都不会肝崩崩崩的文。

【毕竟第九发开始就抽不起了】

并不想要女王的服装。真心觉得没啥好看。

但1800的圣痕共鸣太他妈诱人了/

这区区1800共鸣看似是我蹲垃圾屋的一小步,可是我炎崽毕业的一大步!

我,炎崽毕业,计日可待。!

【被遗忘在大明湖畔的冰卡和冰卡今天依旧没有凑满浓姬套呢!】

激情吹爆猫面老师 @同级生的魔术师
挂件到货了快乐无比。
回头就挂包上去。
冲着猫面老师的吐槽信特意买了两个。信就不拍出来了【毕竟我老猫不是什么恶魔
签绘真他妈的好看。
——我总有一天会激情肝爆同级生的文当做党费的/
【算了还是别当真吧】

悔不当初

当初还是太年轻。日更每天还随手添几笔日常。虽说甚至有人吐槽“比正文还好看”,但现在看来满满的黑历史啊(....)

【而且我觉得严重影响阅读体验啊(尤其是后来看文一篇一篇翻的)】

讲真。前面的日常扯淡想全删了。

但100+的篇数工作量真的好他妈大(....)

然后我中途四十几篇的时候序号还标错了。懂吧/

【我他妈真想全删重来啊】

等我暑假吧。我重新改一遍吧。

【重制版准备5%】

【放心就算重置了也没人看的/】


【双花】你好,同桌(114)

【那一天老猫终于想起了自己曾经挖的天坑】

没爬墙。只是八百年没更了。

不会写文了。已经开始瞎写了/

————————————————————————————

667.

当然最后体委还是把张佳乐从黑名单中捞出来了的。

毕竟谁没被坑过这么几次呢,眼睛一睁一闭就这么过去了,毕竟同学间还是要相处的嘛,和自己的副班打好关系还是件很重要的事。

毕竟前面坐着几个学霸的作用实在是太他妈大了。

当然其中也包括传说中的江湖救急。

就比如说,

在某个星期五最后一节自习课上,体委在夕阳的照耀下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感叹又到了休息的时候,日子过得真快,又可以享受一个看上去十分愉快的周末了。

——如此轻松的样子一看就是刚睡醒。

转头去交作业正巧看到这一幕的一脸疲惫的纪委如是吐槽着。

——可是他为什么会悠闲到还能舒舒服服地睡了个觉?

纪委并不想深究这个问题,毕竟二十分钟后就放学了,这仅剩的二十分钟他决定干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说继续跟上眼镜君的做题速度并且抄他的填空选择写作业

当他拿出几张英语卷子后,他清晰地听到了后方一声绝望,惊恐,又无助的咆哮——

“什么,前两个的练习是数学课做?!”

“放学前要交?交完再走??!”

“这,这这这........二十分钟补得完吗?”

夕阳还是那个夕阳,依旧照着体委。

照着那个绝望,惊恐,又无助的体委。

668.

“啊好了不要大惊小怪了,你看旁边的人都被你吓到了,以为又有新的课做了,影响多不好啊。”张佳乐不紧不慢地在拆着一个中午刚买的三明治,“而且如果你的惨叫把路过的什么老师给吸引过来了可就不好了。”

你这个光明正大地吃三明治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体委默默吐槽,当然没有说出来。

“二十分钟自己做是没什么可能的,如果你抄的快的话,也许可以。”张佳乐嚼着那个三明治,认真地给体委分析他目前面对着的困境。

“当然我知道你是不可能自己做的。”

副班你还真是了解我啊。体委心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哭。

“其实这两个练习主要还是填空为主,抄一下很快的,后面几个大题你可以稍微简写一下就好.....总之你还是先抄吧!”

张佳乐叼着那块三明治,反手就把自己的那份练习丢给了体委。

救人于危难之中是美德!

张佳乐曾这么义正言辞地说过。

当然,作为被施救者的体委此刻除了一边感动流泪一边接过练习什么都不能做。

即便他对张佳乐的字依旧心有余悸。

他深呼吸地打开张佳乐的练习本,那熟悉的挤在一起排列整齐字迹潦草的小字体险些让体委再次哭出来。

他抬头,看到的是一脸真诚地望着他的张佳乐,看,看到张佳乐的作业本已经摊开就把头转了回去的孙哲平,看上去就很幸灾乐祸的纪委,以及专心写作业看都没看他的眼镜君。

——硬着头皮上呗。

体委抹了抹眼泪,决定能看懂多少看多少。

反正课做而已,错多少都不要紧。

他这么安慰自己。

668.5

体委没有看到张佳乐欲言又止的表情和眼中闪过的一丝复杂的神情。

救人于危难之中是美德,

至于怎么救,救了活不活,救了之后怎么办,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这才是张佳乐的原话。

后来不知为何只剩下了前半部分。

669.

一般无脑抄作业遇到这种潦草的字一般只有两种下场,

一种是觉得自己都看懂了,全部按自己的理解抄上去了,结果全是错的。

还有一种是自己压根就没看懂,实在看不懂的全靠自己半猜半懵写上去。

这样就很容易发生写出来的答案牛头不对马嘴,甚至要你写序号的题写个数字上去都不足为奇。

当然,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法是带着脑子抄题,

比如说你先把题目看一遍,然后再看眼答案,即便写得再潦草也应该心中有数了——再不济至少能把题目要求写的是序号还是数字给看清楚了。

可惜,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体委带着脑子抄题。就算带了也没什么大的作用就是了

“你觉得体委这样抄他会错多少?”纪委闲的没事向一旁的眼镜君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眼镜君出乎意料地认真地翻看了一遍那两个练习,毕竟对他来说做完这两个练习已经是上个月前的久远的事了。

“一半至少。大题过程肯定错。”眼镜君翻看了五秒练习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为什么?”纪委对眼镜君如此果断地下定论产生了好奇心。

“这两个是必修四的练习,你刚又不是没做那个大题,何况他上课没听。”眼镜君平静地答道。

纪委沉思了一会后恍然大悟地抬起了头,怜愐地望着正在奋笔疾书的体委。

有些人看似身上披着金光,实际上未来一片惨淡。

670.

至于后来那位数学老师突然心血来潮翻看了大家的课做,以外发现了一堆乍一看没问题但实际完全看不懂的可以称之为乱码的东西。

——我有教这些东西吗?

我明明只教到三角函数和对指函数啊,他写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这孩子是抄的吧,但他抄的究竟是谁的作业,能抄成这个样子?

数学老师面对着练习对自己的教学进行了自我质疑并且试图重新翻看一边自己的书。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IG牛逼!!!

IG牛逼!!!

七年了。终于拿到冠军了。

没屁放了。先去写作业。写完就去肝文。